西南官话

编辑:楹联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1-21 20:41:22
编辑 锁定
同义词 上江官话一般指西南官话
西南官话,又称为上江官话、湖广话,是汉语官话方言的一种。是中国西南部四川重庆云南贵州以及邻近的湖北大部、湖南西部南部、广西桂柳地区、陕西南部、河南信阳、东南亚北部局地(包括缅甸果敢)的主要汉族方言,在老挝、越南等地也有部分华人使用。《中国语言地图集》给出的定义是,西南官话是西南地区以及附近的,入声整体归派到某一声调或者四声调值与成都武汉重庆贵阳昆明桂林相近的汉语方言 。西南官话在缅甸掸邦果敢自治区具有官方地位,是仅有的3个具有官方地位的汉语分支之一。此外江西赣州市区和信丰县城存在西南官话方言岛,东南广东、福建、海南、广西的军话有时也被视为西南官话的一支。
中文名
西南官话
外文名
Southwestern Mandarin
使用国家
中国、缅甸、老挝、越南
官方语言
缅甸果敢自治区
地    位
西南地区汉族母语、日常生活用语
范    围
云贵桂川渝以及附近地区[1] 
使用人口
超过2.7亿[1] 
代表语言
四川话、重庆话、云南话、贵州话
标准点
成都、重庆、贵阳
标准点
武汉、昆明、桂林
特    点
入声整体归派

目录

西南官话历史

编辑
先秦时期,四川盆地的巴国和蜀国有自己独特的语言,其面貌因年代久远已不得而知。前316年秦灭巴蜀,四川地区开始纳入中原王朝的统治。扬雄《方言》所称的“梁益、蜀汉”等,可能是最早的四川方言称谓。汉晋之间经传训话小学专书中则为“蜀人言”之类称呼。北齐颜之推曾亲耳听到益州“蜀竖”把豆粒说成豆逼,揭示了六朝时代四川方言保有古老的秦晋方言特色。宋人称呼四川方言见诸文献之中,有两个说法,一个叫巴音或蜀音,一个叫西语或西音,秦晋与梁益在扬雄《方言》中就是一个大的方言区,历经汉唐至宋,西川语言与西北音一脉相承,大同小异,故可以统而称之。元朝时期,近代官话基本特征已经形成,同样也奠定了现代西南官话的基础。四川地区西南官话具体形成时期及来源目前还无定论,但经研究巴蜀地区远古方言词汇在现代四川话中留存达到8%,中古方言词汇留存达到30%,说明西南官话与古代巴蜀方言有传承关系。明初以卫所军屯方式对云贵大量移民江淮人士,及至清朝云贵接受的移民主要来自四川、湖南、江西,所以云贵西南官话亦受江淮官话、赣语很大影响。反之亦然,在地处鄂北豫南皖西的大别山区,西南官话也同样影响着江淮官话,同时杂糅了两种官话的特征,使得当地方言具有明显的过渡性质。
西南官话02 西南官话02
从人类迁徙的DNA路线图可以了解到。商周之前在人类刚刚进入东亚是在距今1万年前的冰川世纪即将结束时,陆地冰原开始融化,一支黄色人沿着云贵高原西侧向北跋涉,最终到达黄河中上游的盆地和河套地区。他们被称之为先羌,也就是汉族与藏族人的共同祖先:华人。华人最终成为中国最主要的人群,成为汉族的主要来源,故华人使用的北方话成为现在中国使用最广泛的语言。而西南官话区域恰好完整的位于当年华人数千公里北上迁移途中路线之中,这是西南官话能够在自云贵向北,南北数千公里上语音语调基本保持一致性的人类文化和遗传基础。这也是为什么西南官话是最接近北方话的一种语言的原因。
在大多数汉语方言在感叹由于推广共同语而引起的方言生态危机的同时,西南官话不但没有受到共同语的威胁而萎缩,反而不断发展壮大:
1、东进:由湖北江汉地区、重庆湘西地区向东逐步吞噬湘语的地盘。
2、南侵:广西汉族地区,西南官话越来越通用,云南贵州两个西南官话的老地盘,全面包围操壮侗、苗瑶语的少语民族语言,这些少数民族大多数处于双语状态,有的基本上在青壮年一代完成了语言转用,他们所使用的汉语,为当地西南官话。
3、西扩:川西及滇西操藏缅语的少数民族,很多已经转用汉语,或使用民汉双语,他们使用的汉语也是西南官话;由于西藏军分区隶属于成都军区,大多数官兵来源于云贵渝川,同时由于地缘因素,西藏人民同西南人接触最多,他们在非课堂中学习的汉语也是西南官话。
4、内没:四川地区有不少非官话方言岛,在西南官话的强势下,逐步被淹没。
5、同化:由于西南官话是汉语方言中音系最简单的方言之一。因此不管是从北方的官话区南方非官话区到西南地区工作学习的人,以及长期或短期停留的人,都或多或少地学会了西南官话。
6、同时,西南官话由于内部一致性较高(主要是声调调形的同一性较高),彼此都能接受对方的口音,所以通用性较广,事实上形成了接近成渝方言的区域共同语,同时这种区域共同语在很大多程度上避免了较多的方言词,同汉民族共同语书面语较为统一,文-语及语-文转换与普通话的功能相差无几,所以在广播电视传媒,中小学教学甚至高等学校教学中都大范围使用。
7、由于西南官话语法系统与普通话有较大的一致性,她跟随普通话一道发展,现代汉语书面语一切现代化成果都能为之所用,所以不存在象吴语、闽语、客语那样的书面文字化及语文现代化的问题。西南官话词汇中只有与普通话不同的说法,而较少规范汉字中没有的独特方言字,中国现行的字典、词典都能直接为西南官话服务。
8、最重要一点,西南官话内部不存在象东南方言那样的地域歧视现象,彼此都能接受对方口音,兼容性很大,无须在选择中心方言点上纠缠不休,不惟标准,只须内部调和,即形成流通性较大的区域共同语。
分布
西南官话是使用人口最多、分布区域面积最广的汉语分支之一。据统计使用西南官话的人口超过2亿,约占中国全国人口的五分之一,整个官话区人口的三分之一,相当于湘语赣语、粤语、闽语人口的总和。西南官话中最大的分支四川话和重庆话的使用人口都超过1.2亿。
西南官话在中国境内主要分布于西南部的四川、云南、贵州、重庆的绝大多数汉语地区,以及临近的湖北省大部、地处豫南鄂北的河南省信阳地区、湖南省西部、广西壮族自治区北部、陕西省南部、甘肃省南部,另在江西省拥有方言岛。邻近云南的缅甸果敢也使用西南官话。
《中国语言地图集》87版中将西南官话分为渝蓉、灌赤、黔北、昆贵、滇西、鄂北、武天、岑江、黔东南、黔南、湘南、桂柳、常鹤等十二片。其中音韵现象复杂的灌赤片又分为岷江、仁富、雅棉、丽川四小片;滇西片又分为姚理、保潞两个小片、昆贵片。
根据《中国语言地图集》09版,西南官话可以分为渝黔,湖广,川西,云南,桂柳6小片。其中,渝黔片分为渝蓉,陕南,黔中3小片;[1]  西蜀片分为岷赤,雅甘,江贡3小片;川西片分为康藏,凉山2小片。云南片分为滇中,滇西,滇南3小片;桂柳片分为湘南,黔南,桂北,桂南4小片;湖广片分为鄂北,鄂中,湘西,湘北,怀玉,黔东,黎靖7小片。也就是新版西南官话分为6片22小片,片数虽然减少了,但是小片增加了。[1] 

西南官话特点

编辑
西南官话是汉语方言中人口最多、占地面积最广的方言,据统计使用西南官话的人口约3亿,占全国人口的1/4,整个官话人口的1/2,并且相当于湘语、粤语、闽语人口的总和。西南官话中最大的一片的使用人口约1亿。西南官话的语音系统即使在官话中也是最简单的,除了浊音清化、从gkh/zcs中分化出jqx、-m韵尾派入-n或-ng、无尖团对立等官话的共同特点外,西南官话多数不分平舌音翘舌音(zh、ch、sh、r分别读作z、c、s、/z/;有的地区仅将中古汉语发音为zi-,ci-,si-的入声字读作翘舌;也有极少数地区如北京话般严格区分平翘舌音),多数不分fu和hu(甚至hu与f全混),部分不分n和l(但是多有-n(l)对立),同时不分ing和in、eng和en(b,p,m,f后的eng读ong)。多数入声字派入阳平调,分类简单,不似北京官话入派三声般复杂而混乱,但是有的片保留入声(但多为入声字有特殊调值,并无塞音韵尾)或者派入其他调类。西南官话和湘语客家话、粤语、赣语有不少相似之处(比如保留了大部分ng声母,川东方言很多粤方言独有的读字法,如“解”、“六”等数百字),是一种带有过渡性质的南方官话
川黔型西南官话分片表[1] 
小片方言点数
  
重要方言点
1
川黔片
1成渝小片105
141
成都、重庆
  
2黔中小片20
  
贵阳、安顺、遵义
3陕南小片16汉中、紫阳
2
西蜀片
1岷赤小片
  
62
  
82
都江堰、泸州、遵义
  
2雅甘小片12雅安、甘洛
3江贡小片
  
8内江、自贡
  
3
川西片
  
1凉山小片27
  
43
  
西昌、攀枝花
2康藏小片14甘孜、阿坝

西南官话声调

西南官话古入声未发生分化,[2]  整体保留或整体混入它调(主要混入阳平)。例如四川话和重庆话中,入声整体混入阳平;岷江小片中整体保留了入声,部分地区甚至还保留塞音韵尾;仁富小片入声整体派入去声;雅棉小片入声整体派入阴平。
在湖广片中,不乏去声分阴阳的次方言,同时也有少部分入声分阴阳者。例如湖南北部的津市市,其方言中:古全浊入归阳入(调值44),其余归阴入(调值35),但阴去却归入阳平(调值13),故去声实际上仅仅是阳去(调值33)。
西南官话声调调值大致可分为10个类型,各类型之间差异显著。其中分布最广的一种类型(阴平是最高调,阳平是最低调,上声是次高降调,去声是低降升调),即四川话和重庆话的声调类型,主要流行于重庆、四川一带以及毗邻的贵州北部。这种声调类型内部一致性很高,是西南官话最具代表性的声调类型。
西南官话的声调类型及代表点调值[1] 
类型
阴平
阳平
上声
去声
主要分布区域
 川黔型
  
成都亚型
  
552142213阳平四川盆地大部、贵州北部[1] 
泸州亚型
55
21
42
13
33
四川盆地东南部
泸定亚型
55
21
53
24
阴平
川西西部雅安一带
自贡亚型
55
21
42
213
去声
川中沱江下游一带
贵阳亚型55214213阳平贵州中部和西部
汉中亚型
  
552124212浊入阳平;清入/次浊入归阴平或阳平[1] 
  
陕西西南部,甘肃陇南局地[4] 
云南型
昆明亚型
  
443153212阳平
  
云南中部
  
个旧亚型
  
55
42
33
12
阳平
云南南部
保山亚型
  
32
44
53
25
阳平
云南西部
湖广型
武汉亚型
55
213
42
35
阳平
湖北中西部
石首亚型
45
13
41
阴214/阳33
阴25/阳入归阳去
湖北南部
汉寿亚型
55
213
42
阴35/阳33
55
湖南西北部
澧州亚型
55
13
21
阴213/阳33
阴35/阳入归阳去
湖南北部(常德)
桃源亚型
44
23
21
阴213/阳33
55
湖南北部(常德)
黎平亚型33
  
133153
  
阳平湘黔界
  
襄阳-信阳型
34
52
55
212
阳平(少数清入归阴平
湖北北部
桂柳型
桂林亚型
33
21
55
35
阳平
广西北部
永州亚型33
  
2355阳23/阴214阳平永州
钦州亚型35214413阴13/阳5钦州城区[5] 
邕州官话35315413大部分归阳平;阴5/阳2南宁局地
军话与未分片八所亚型
  
33
  
3151
  
5511东方市和昌江市郊区[3] 
赣州亚型33
  
3153135赣州城关[1] 
信丰亚型33
  
533113阳平信丰城关[1] 

西南官话考量入声

西南官话中凡普通话读阴、上、去而入派阳平地区的西南官话读阳平的字都是古代入声字(例外字:玉)。凡不送气的阳平字是古代入声字。多数鼻音韵尾(阳声韵)字都不是古代入声字。凡ər音节的字不是古代入声字。凡uai、uei韵母的字不是古入声字(例外字:蟀)。除靴瘸以外的yɛ韵母字是古代入声字。凡普通话有元音韵尾而西南官话没有的字是古代入声字。除了西蜀片的乐山话的瘸和德江话的祛白读韵母为io,凡方言中的io韵母字都是古代入声字。

西南官话声母

西南官话的声母系统的内部差异十分巨大。西南官话主流浊音清化,但部分地区仍然保留浊音,如四川遂宁拦江话。西南官话部分地区无尖团对立,但部分地区却仍然保留尖团对立,如桂柳片部分、渝蓉片部分、岷江小片部分等。西南官话部分地区不分平舌音翘舌音,但也有部分地区完全区分平翘舌音,如仁富小片、岷江小片、成渝片部分、贵昆片部分;西南官话部分地区不分fu和hu(甚至hu与f全混或h、f全混),但也有部分地区能够全部区分;西南官话大部份地区不分n、l两母,但桂柳片许多地方仍然区分。西南官话的声母系统和湘语客家话、粤语、赣语有不少相似之处(比如保留了大部分ng声母),是一种带有过渡性质的南方官话。
①以川黔片-重庆话为例
 
双唇
唇齿
齿后
齿龈
硬腭
软腭
塞音
不送气
p贝
  
t 得
 
k 古
送气
pʰ 配
  
tʰ套
 
kʰ 可
塞擦音
不送气
  
ts 早
 
tɕ 价
 
送气
  
tsʰ 草
 
tɕʰ 巧
 
鼻音
m 没
    
ŋ 我
边音
  
l 路
   
擦音
 
f发
s 速
 
ɕ小
x好
 
v五
z 如
   
零声母
0儿
②以武天片-武汉为例
 
不送气
  
清塞()
送气清
  
()
鼻音
清擦音
浊擦音
(齿)
p巴卑边
pʰ婆皮仆
m莫门密
f方分夫
 
舌尖中塞音
t东大笛
tʰ题唐图
n南路女
  
舌尖前()擦音
ʦ争卒专
ʦʰ曹粗成
 
s思苏商
ɻ日柔瑞
舌面音
ʨ姜巨祭
ʨʰ全乞出
 
ɕ希许书
 
舌根音
k公高街
kʰ宽开去
ŋ硬爱岸
x黄化胡
 
零声母
Ø衣武愚妖牙鹅温弯因翁闰
③以桂柳片-桂林话为例
声母共18个,含零声母。
声母表
 
不送气
不送气
b/p/玻
p/pʻ/坡
  
m/m/摸
f/f/佛
d/t/得
t/tʻ/特
  
n/n/呐
 
舌齿音
  
z/ʦ/资
c/ʦʻ/雌
 
s/s/思
  
j/ʨ/基
q/ʨʻ/欺
 
x/ɕ/西
g/k/哥
k/kʻ/科
  
ng/ŋ/额
h/x/喝
0/ʔ/阿
说明:1、n有/n r l/三个自由变体。2、ng有脱落的趋势,正在向普通话靠拢。

西南官话韵母

①以川黔片-重庆话为例
 
开尾
元音尾
鼻音尾
ɿ
  日
ɚ
  二
a
  大
o
  我
e
  黑
ai
  街
ei
  批
au
  包
əu
  走
 
an
  烦
ən
  樱

  帮

  亩
i
  一
 
ia
  牙
 
ie
  叶
iai
  介
 
iau
  标
iəu
  九
 
ian
  变
in
  兵
iaŋ
  量
 
u
  五
 
ua
  瓜
 
ue
  国
uai
  乖
uei
  类
   
uan
  段
uən
  春
uaŋ
  光
 
y
  鱼
  
yo
  药
ye
  绝
    
yu
  俗
yan
  鲜
yn
  泳
 
yoŋ
  蓉
②以武天片-武汉为例
开口呼
齐齿呼
合口呼
撮口呼
备注
ɿ子此十支是
i一比力七气
u五不附户古
y女于入主出
ɯ二日kʰɯ去(白读)
ɑ八大乍下撒
iɑ牙甲恰家瞎
uɑ话瓦瓜化刷
ɕya靴(白读)
 
o窝末多左合
io约若虐学削
   
ɤ北得克蛇革
ie也别劣邪绝
uɤ说国虢或获
ye月决掘缺穴
“茄”“薛”“劣”开合不定
ai艾拜乃在介
 
uai外怪快拐衰
  
ei贝杯最披内
 
uei瑰未吹锐回
 
“最”“脆”“岁”开合不定
ɑu奥包刀少早
iɑu巧妖了小苗
   
ou欧口杜六竹
iou又牛九囚秀
   
an南安凡旦短
ien言片天千偏
uan丸船官款欢
yen铅沿倦玄软
“全”“癣”“县”开合不定
ən恩硬崩吞存
in印民丁巾心
uən文坤昏横混
yĭn春允永均唇
“倾”“寻”“旬”开合不定
ɑŋ汤方上巷郎
iɑŋ仰两江香羊
uɑŋ王旺窗光狂
  
oŋ翁中孟木工
ioŋ荣茸穷兄雄
  
开合不定者多表现为“武合汉开”
③以桂柳片-桂林话为例
韵母共35个。
韵母表
ī/ɿ/丝
i/i/衣
u/u/乌
ü/y/迂
a/a/啊
ia/ia/呀
ua/ua/蛙
 
o/o/哦
io/io/哟
  
e/ə/呃
ie/ie/椰
 
üe/ye/月
ʊ̃ê/e/儿
   
ai/æ/
 
uai/uæ/歪
 
ei/əi/
 
ui/uəi/威
 
ao/ɑ/
iao/iɑ/腰
  
ou/əu/
iu/iəu/忧
 
üu/yu/肉
an/ã/
ian/iẽ/烟
uan/uã/弯
üan/yẽ/冤
en/ən/
in/in/因
un/un/温
ün/yn/晕
ang/ɑŋ/
iang/iɑŋ/央
uang/uɑŋ/汪
 
ong/oŋ/
iong/ioŋ/雍
  
说明:
1、ai、ao两韵母(含各呼)的韵尾极其微弱,有脱落趋势。2. ê属旧读,下有儿、而、尔、耳、二等字。
典型的西南官话具有阴平、阳平、上声、去声、入声 四声五调甚至有六调的区域,古入声舒化成渝片等片派入阳平,岷江仁富小片派入去声.根据1939年的民国调查西南官话有单独的入声调.则也认定为西南官话。西南官话四声典型的调值如下(以成都话为例):阴平55 、阳平212、上声53、去声214、入声21.舒化后出现 阴平55 、阳平211、上声53、去声213、入声211. 或 阴平55 、阳平212、上声53、去声213、入声211.[2] 
从建国后逐渐出现入声被归阳平学术专家占据言论上风.(李荣发表在《方言》1985年第1期的《官话方言的分区》里说得很明白,也很直接。他说:“现在讨论方言分区,根据五十年代方言普查的结果,和以前的研究,新近的调查。方言普查分省区安排工作。调查以市、县或相当于县的行政区为单位,每一单位为一个调查点(以市、县人民委员会所在地的方言为调查对象)。市、县人民委员会在一地以一个调查点论。要是调查点加密,分区的准确性就可以提高”)[2] 
理解
一个汉字就是一个音节,音节是语言中最小使用单位。构成这最小使用单位的有三种成分,起头的音是声母,其余的是韵母,构成整个音节音调高低升降叫声调。声调区别音节的功能完全和声母、韵母一样重要。
声调就是物理声学上的“基频”、它是由声振动频率决定的。声调的高低升降就是“音高”的高低升降。它可以表现出音节的高低抑扬变化。普通话语音把音高分成“低、半低、中、半高、高”五度。阴平声高而平,阳平声是中升调,上声是降升调,去声是全降调。
延伸
同样是变化,但人与人的嗓音高低是不一样的,这种高低叫“音域”,所以男性与女性的“音域”是不同的。同性别人群中,音域的宽窄有差别。声调高低并不是要求人人都发得同样高。要了解相对音高的意义,这就是在个人有限的音域范围内做到音调高低升降的有序变化,这祥我们就会更好地去掌握声调和利用声调去练习自己的声音,纠正自己的字音,使自己发音更符合规范的要求。
西南官话中最大的一片(成渝片)的使用人口约1亿。西南官话的语音系统比较,西南官话以成渝片(西南官话中使用地域人口最广)为代表举列:1.其中后鼻音 ing 并入 in 无 eng 音,普通话eng结尾的字分别分到en 和ong中.后鼻音: ong ung ang iong iang uang uong .2. 声母而保留 ng- n- l- 区别(部分地区 n- 并入l-) 3. 声
官话分布 官话分布
母无翘舌(西南官话除了仁富片都无翘舌音) 只有 z c s 保留 [z] [c] [s] 的浊声(有人说是浊察声) 比如: 侧[z]e 有些标记成 tse. 西南官话的 r 音大部分读的也是[z](湖北部分区域是[ŋ]或零声母)但是r在结尾的时候读的是l 舌顶口腔顶部不卷舌. 4.西南官话有自己的一些语法结构.但是大多在明朝的白话本书籍中都能找到出处.比如:"饭吃了着" 这个结构是明朝白话中常见的但现在不见于现代白话中了 其中"着"字读do 而福州话中还有见的到同样的结构他们用"着无"读 do mo. 5.西南官话部分字的读音非常古老.有上古的遗音.比如 "蹲" 西南官话用"居" 读 gu 或 ku 这个就是居字的古汉发音. 6. -m -n 尾并为完全在西南官话中合并.部分字依然感觉的到-m 结尾。比如:痕hen 感gam

西南官话区分

编辑
西南官话与中原官话的分界线是:淮河上游-桐柏山-南阳/驻马店市界-牛头店-镇坪北-重庆陕西省界-正阳西南-花里-岚皋北-洞河-紫阳东-汉王-汉阴西-木王-镇安北-石瓮-柞水东-营盘-广货街-佛坪西北-金水东-西乡北-城固东-凤县南-勉县北-略阳东北-陕西甘肃省界-阳平关-甘肃文县碧口镇以北-高川-五里坝-杨家河-大通江与陕西省界交叉处-陕西四川省界-四川甘肃省界。[4] 
《中国语言地图集》把陕南的西南官话全部归入西南官话。但陕南东、西两片西南官话存在明显的差异。东部安康地区的西南官话与西南官话鄂北片相似且有共同的历史来源,西部汉中地区的西南官话与西南官话成都片相似且有共同的历史来源。依照方言特点和历史来源,陕南东、西两片西南官话宜分别归属西南官话鄂北片(或武天片)。[2] 
汉阴话:汉阴话属于西南官话区,位于南北方言过渡带,处于西南官话、中原官话、江淮官话三大官话区交界处,具有明显的方言融合特征,汉阴人的移民主体为湖南人,其次是湖北人、河南人、广东人等,因此在发音和词汇方面,有大量的湘语词汇和部分粤语词汇,相对于邻县石泉县汉阴县受四川影响较石泉县小,反之受湖北湖南影响较大,因此汉阴话属于西南官话哪个片的问题很有争议。[2] 
关于汉阴话,有三四种说法,分两派,一派认为汉阴话属于中原官话秦陇片,一派认为汉阴话属于西南官话,但这一关于汉阴话属于哪一片有争议,主流认为汉阴话属于西南官话成渝片,但是由于汉阴话和石泉话有明显区别(在方言词汇和调值上,词汇上和湖南湖北交界的荆州常德方言类似),石泉话是典型的成渝片,而汉阴话受湖北湖南影响较大,所以有人认为汉阴话属于西南官话武天片或者常鹤片,直到新版方言集出版尚未有定论。[2]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非文化 语言 文化 字词 地点